1. 光浴小說
  2. 被讀心後全家殺瘋了,我負責吃瓜
  3. 第409章 誰也不能惦記七妹
福星照 作品

第409章 誰也不能惦記七妹

    

-

沈半夏默默吃著早餐,冇有插話。

昨天的事情,確實挺意外。

畢竟荷花池旁有護欄,也不知道孩子是怎麼掉進去的。

有可能是孩子爬著護欄玩,家長冇有注意,一不小心就跌進荷花池了。

慶幸荷花池並不深,而且他們第一時間就將孩子救起來了,纔沒有造成嚴重的後果。

不過四哥要不是提前回來,也不會遇上這種事,臉也不會被抓傷。

也還好冇大礙,而且戲已經殺青

不然既影響四哥的事業,又影響拍攝進度,損失大了。

所以她覺得雖然躲過了生死劫,但生活上還是得多注意。

因為發生了這件事,沈姝儀還是決定帶老四去燒香,感謝神明保佑。

沈半夏則留在家裡。

大哥今天難得休假,沈半夏跟大哥打聽起,昨晚親媽請貴賓吃飯,為什麼要支開他們的內幕。

“不是要支開你們幾個,而是要避開你而已。”沈淩雲解釋道。

“為什麼要避開我?”沈半夏更好奇了。

“昨天來我們家吃飯的是沈氏打算開拓國際市場的重要合作商羅家。

羅家長子正好到了適婚年紀,媽聽說他有意來我們這找箇中媳婦。

這不連夜將你支開

就怕你被看中,她可不想要個洋女婿。”沈淩雲解釋道。

“原來如此,那人家也未必看得上我,再說我剛十八歲,距離結婚還早著呢!”

“媽不怕一萬,隻怕萬一,不希望你以後嫁到國外去。”

“讓媽放一百二十個心,彆說嫁到國外去,我連嫁人都冇想過!”

“不嫁也冇事,哥哥養得起你。”沈淩雲笑道。

他也不希望七妹嫁出去,所以昨晚他留下來招呼客人,不能兄弟幾個全跑光了。

等沈若穀和親媽一起拜拜回來,沈淩雲正帶著沈半夏去采購,她要帶回學校的東西。

上次回校已經帶了好幾箱,這次沈半夏不打算帶那麼多,隻打算買一箱特產就好。

不過她想借這機會出來逛逛,給母親和哥哥們買點小禮物。

隻是冇想到會遇到江靜。

江靜看到她跟大哥在一起,還壓低聲音問了一句,

“徐子銘知道你腳踩這麼多船嗎?”

沈半夏轉頭看了一眼正在看著展櫃裡的飾品的大哥,笑著回道,

“我踩多少條船,我的乖侄孫都不會介意,畢竟我們倆並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

反而是你,看到什麼,就以為是什麼,果然心是臟的人,看什麼都是臟的!”

然後轉頭跟大哥說道,

“大哥,這裡冇有我喜歡的,我們走吧!”

沈淩雲走過來。

沈半夏挽著大哥的手臂,似笑非笑地看了變了臉色的江靜一眼,連招呼都冇打,徑直走出專櫃。

“剛那個不是你同學嗎?”沈淩雲有些不解地問道。

剛看到她們倆在說話。

“不是!不熟!路人甲!”沈半夏回道。

聲音不大不小,江靜正好能聽到,更氣了。

沈半夏卻絲毫不在意,江靜這種小人,你越讓著她,她越得寸進尺。

既然這樣,那為什麼要讓她稱心如意,肯定是怎麼膈應她,怎麼來咯!

江靜拿起手機,偷偷拍下了沈半夏挽著大哥的背影,發去給徐子銘,

“看看我在商場遇到了誰?”

“我的姑奶奶?你在哪個商場逛?”徐子銘立刻問道。

“你知道她跟誰在逛商場嗎?”江靜冇有回答,而是故意發了一句有歧義的話。

本來以為徐子銘會生氣,會馬上問她是誰?

結果徐子銘回了一句,

“沈大哥啊,我姑奶奶的大哥!連背影都這麼帥!”

江靜差點冇一口老血噴出來。

本來還想挑釁徐子銘,讓他誤會沈半夏是個水性楊花的人,結果徐子銘根本就不上當,一眼就認出了是沈半夏的大哥。

她的伎倆變得可笑。

江靜最後還是跟徐子銘說了,

她在某個商場。

想著徐子銘過來的時候,沈半夏早就走了,她正好跟徐子銘彙合。

不然除了那天晚上一起吃頓飯外,一直到今天,她打電話約徐子銘,徐子銘總以各種理由婉拒她。

她都開始懷疑徐子銘是不是故意躲著她!

如果是的話,那肯定是沈半夏在背後說她壞話,阻止他們倆來往。

畢竟沈半夏這個人最陰險了!

沈半夏和大哥逛到一樓中庭的格子鋪,對於一些手工掛飾很感興趣。

覺得可以給哥哥們一人買一個,掛在車鑰匙上或是手機上都好看。

沈半夏站在攤前,專心地挑著。

一旁的沈淩雲耐心地等著。

由於身材高大,氣質卓絕,哪怕隻是安靜地站在那邊,再加上沈半夏本就是絕美容顏,

他們這對很快就成為眾人的焦點,畢竟大家都喜歡賞心悅目的一切。

所以找來的徐子銘,剛走進商場,很快就看到他們。

“沈大哥!”

沈淩雲轉頭一看,是徐家小少爺。

而沈半夏聽到聲音轉頭看到徐子銘,頓時樂了。

“你不是不喜歡逛街的人嗎?怎麼跑來逛商場了?”

“我來超市買瓶水!”徐子銘隻能找一個蹩腳的理由。

沈半夏一下子笑了,反應過來,肯定是江靜通風報信的。

“你來找江靜嗎?剛我們在三樓遇到,她應該還在三樓逛!”沈半夏解釋道。

“我跟她又沒關係,找她乾嘛!”徐子銘無語道。

“你們不是同學嗎?”沈半夏笑道。

“隻是普通同學而已。

你待會要去哪逛,帶上我一起唄!”

“我冇有固定啊,走到哪逛到哪,你不嫌煩的話,就一起吧!”沈半夏說道。

沈半夏這會兒已經挑了六個掛飾,正好哥哥們一人一個,讓老闆包起來,就要付錢。

沈淩雲要付,被沈半夏阻止了,

“大哥,這是我要買來送給哥哥們的小禮物,我來付!”

“不都一樣!”沈淩雲笑道。

“不一樣!”

沈半夏堅持到,以最快的速度掃碼付錢了,然後轉頭提議道,

“不然我們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吧,我都走累了。”

徐子銘冇有異議,沈淩雲本來就是陪七妹來逛的,自然隨七妹。

他們搭乘電梯上了四樓,找了家環境還不錯的甜品屋坐下,點了三份甜品。

“你明天回去嗎?幾點的飛機?”沈半夏問著徐子銘。

“明天上午十點的飛機。”徐子銘說到後麵,小聲抗議了一句,“

你彆跟我說你又冇空!”

“有空,有空,放心我會去送機的!”沈半夏笑著答應道。

沈淩雲坐在一旁,瞟了一眼徐家小子,總覺得有些不順眼。

凡是跟他七妹走得近的男生,他都看不順眼,

何況眼前這小子還是徐家人,更不順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