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光浴小說
  2. 長空之下,萬裡河山
  3. 第五章 楊氏嫡女
楊清明 作品

第五章 楊氏嫡女

    

晟進了內殿。

太後坐著等著晟,見到晟走了進來,臉上有些欣慰,欣慰這個懂事的孩子安然無恙。

晟朝著太後行禮“拜見母後,吾回來了”太後起身扶起了晟,上下檢視是否有傷。

晟冇有動,站在原地任她檢視著蘇白梔看著其樂融融的一幕,笑道“母後放心王上好著呢?。

晟也附和“令母後擔心了”。

太後聽完內心沉下了了心,在晟的攙扶下,坐了回去。

幾人圍坐著,討論近來的事,晟聽著太後和蘇白梔講著王宮的事,放心了許多。

晟又與她們講起了在戰場上的事,二人聽得有些害怕,但索幸安然地回來了。

晟又講到她帶回來的達雅“達雅公主己經有了心上人”。

再放入後宮不合適,況且吾答應過王後自王後以後不再納妃。

蘇白梔聽到晟此話心中想起了舊事。

那時晟還未登基,但己經是武器重的兒子了,晟在武的旨意下娶了異姓王的女兒,後來奪位之戰王後為了掣肘晟,誘惑了王妃入宮,遂而扣留了王妃,王妃為了晟甘願赴死,而王妃見王後時己經知道自己可能有去無回,她提前約見了蘇白梔,她知道晟對蘇白梔的心意,知道蘇白梔對晟的幫助,在她還未嫁與晟前她就己經聽說了晟與蘇白梔有情,有時候看見蘇白梔故意與晟隔開距離,勸解晟好好對待她,她都絕得自己不應該嫁給晟,但她心悅他,她還是嫁了。

她對於蘇白梔有愧疚,她願意去赴死將位置還給她。

叛亂將起時,蘇白梔早己經料到王後絕不會放過晟的家人,她打算犧牲自己,去入宮,告訴王後,晟心悅於她,她可以成為王後的棋子。

起初他遇見晟時隻是可憐他,後來在日漸的相處中她還是淪陷了,她本以為待他強大起來就可以相守,可是冇想到他娶了彆人,雖然她早就想到會有這麼一天,可是愛一旦淪陷便是萬劫不複,她無數次看著晟一家人其樂融融她便覺得自己該釋懷隻要好好守著這個愛的人就行。

就在她即將入宮時,王妃傳信給她相見,她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她知道那個搶了她位置的王妃要將位置還給她了。

她並冇有慶幸自己可以做晟的妻子,她擔心,她擔心晟失去妻子的痛苦,擔心那麼小的孩子就要失去孃親,蘇白梔到了王府見無人她想王妃己經做出選擇,她喊到外邊的侍女再次確認地問道“王妃是否己經入宮”,侍女回答她是的。

蘇白梔不禁有些敬佩這個女人,她看了她留下的信“白姑娘,我知道自己這一去就不可能再回來,請你好好照顧啟好好照顧殿下- 愧謝”。

蘇白梔立馬找到啟將他帶到了自己的府上。

後來晟順利平定叛亂,王府也急需一個女主人,晟與楊清明商量立蘇白梔為正妃,而距離王妃過世也不過幾月,蘇白梔是不忍心,她冇有答應。

但武雖然身體不好他也還想左右晟的婚事又替晟看好了王公貴族的女兒。

晟知道後,也不顧蘇白梔是否同意,立馬求見了武,立誓除了蘇白梔絕對不納其他人為正妃。

武早知二人有情,可是他絕得蘇白梔的家世界=嫁給晟最多也隻能為側妃如何做得了正妻,他拒絕了晟,而晟就在殿外己跪不起,武大怒,但如今他隻有這個兒子能依仗,並冇有多說話,楊清明冇有阻止晟,他明白晟對蘇白梔情深意切當初他也希望晟能娶上蘇白梔。

晟跪了一天一夜,楊清明擔心他吃不消,也明白晟的決心,隨即去了蘇府,先拜見了蘇白梔的父親母親,蘇父見太傅光臨有些吃驚,他們不過是西品小官,怎麼太傅會降臨,二人吃驚著。

楊清明之前並未暴露自己也是蘇白梔的師傅,畢竟蘇白梔在宮中,他又戰隊了晟,若是讓王後知道蘇白梔也是晟的人,定會下黑手,為了保護蘇白梔,他與晟都對外稱與蘇白梔不熟,如今平定他也可以公佈了,他立即說明瞭來意“蘇中丞我是來找我的徒弟白梔的”聽見楊清明是來找蘇白梔,蘇母立即招呼楊清明要為他引路,而蘇父反應了過來,吃驚問道“梔兒竟然是太傅的弟子”楊清明淡淡說道”對,白梔不僅是我的徒兒,還是我的關門弟子”,聽此夫妻二人更吃驚了,楊清明見二人如此,剛好他也藉機會給蘇白梔正名“梔兒不僅是我的弟子,還是我唯二的關門弟子”蘇母聽見唯二好奇了一下唯一是誰。

楊清明冇有回答,他隻想找蘇白梔而蘇父碰了碰蘇母“還用問,肯定是大王子”。

聽見大王子蘇母立馬吃驚捂住了嘴。

這時候蘇白梔聽見老師來了也出來相見,蘇白梔讓父母先離開一會,自己要與楊清明單獨談談,二人識相離開。

楊清明預想開口,蘇白梔先搶先說“師父,我不是不願意嫁他,隻是我覺太虧欠王妃了,還有啟了”說罷蘇白梔情緒上湧落了淚,楊清明上前將王妃給他的書信交給了蘇白梔,蘇白梔接過看“太傅,若我此去有去無回,還請太傅好好替我看好殿下與啟兒,還有若是殿下想要娶蘇姑娘為妻,不用顧忌啟兒不用顧忌我的忌日,還請太傅幫幫殿下幫幫蘇姑娘--慈安敬禮上”。

看完蘇白梔更覺愧疚,原來她早就為她打算好了,她內心起初是因為自己的身份與現在的晟差距太大,其二就是王妃忌日還未過就急著嫁入王府,她心中有些不舒服。

但王妃什麼都替她想好了,她現在又不怕了,她覺得自己該再勇敢勇敢,努力地站到他的身邊去’。

她入了王宮,看見跪著的晟她向他點頭示意叫他放心,楊清明帶她見了武王,武王本就在氣頭上,見此更想處死她,蘇白梔就跪在那裡不卑不亢說道“王上,臣女與殿下情投意合還請王上成全”武王聽她的話頓覺好笑,想她莫不是瘋了以什麼要求敢來與他談判,蘇白梔對上武的眼神從袖中拿出了準備好的紅花散,一口吃了進去,繼而又行禮。

她趴在地上講著“王上愛惜大王子而大王子如今非臣女不娶,臣女知道王上的擔憂如今臣女自己服下紅花散確保王室血脈不會被臣女所玷汙,臣女也會待啟殿下如同自己的親生子,還請王上成全”。

武有些佩服蘇白梔的烈性,見他與晟都如此想來二人的情誼己經堅不可摧,他鬆了口,蘇白梔藥效發作,腹痛難忍。

蘇白梔痛得在地上蜷縮成一團,晟聽見了蘇白梔的哭喊,立馬衝進了殿中,看著地下蜷著的蘇白梔立馬把她抱起離開了。

武看著晟著急的樣子心中己然有數。

他喚去太醫為蘇白梔檢查確定了蘇白梔無法生育,且楊清明也向天下宣佈蘇白梔是她的關門弟子,下旨同意了晟的要求冊封蘇白梔為大王子妃。

旨意傳到蘇府時,蘇父,蘇母震驚地暈了過去。

晟知道蘇白梔無法生育,有些痛心,蘇白梔不後悔能站到他的身邊,能陪他有冇有孩子不重要,而且她也答應了會照顧好啟。

大婚當日,也是晟登基的日子,晟向天下宣佈,從此不再納妃,這是她對於蘇白梔的補償。

三人商量著達雅的去處,太後講到“那就待以公主之禮將她安置在後宮便好”蘇白梔思考著覺得不妥當“汝認為可以施以公主之禮待之,可並不合適放在宮中將養,公主若是長期住在後宮,及時王上說了待之以公主之禮,可日子久了民間若傳出什麼不當言論,不是損害了公主清白”。

晟想也是詢問蘇白梔可還有更好得方法,蘇白梔突然想起了楊清明“不如將公主送去楊氏學,就說公主虛心求學一來可以免除流言二來異國公主於我南巫國求學,也可以凸顯我南巫文學底蘊”。

晟聽聞蘇白梔的計謀感慨“還是王後聰明,那就交給王後了“。

太後看著時間差不多,促成二人去見眾位大臣,蘇白梔想起了楊清明問到“君傅與師弟也該到錦城了,晚宴定要好好與君傅和師弟好好喝酒”聽見晟提到楊清明,太後不明白楊清明並未回來,晟竟然不知,正欲開口問,蘇白梔眼神示意太後,太後明瞭蘇白梔定然是瞞著了晟,她並不想多管,隻是小聲提示蘇白梔“你待會一定要與王上講清楚”,蘇白梔點頭應了好。

二人在走去大殿的路上,蘇白梔看著晟,笑臉盈盈。

還是下定了決心拉住了晟,晟停了下來看著蘇白梔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