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光浴小說
  2. 六零:迎娶科研大佬後,他贏麻了夏黎陸定遠
  3. 第1425章 這事也不能全怪慕課進?
主角是 夏黎陸定遠 作品

第1425章 這事也不能全怪慕課進?

    

-

夏黎聽到這個回答,站在原地久久冇說話,隻覺得慕課進這個冤大頭實在太冤了。

按照柳老頭他們之前的調查,沈嬌是從小被培養的特務,而且還是個地地道道的華夏人。

這種情況下叫人怎麼發掘現?

夏黎深吸一口氣,抬眼看向柳師長,“這事也不能全怪慕課進?

畢竟部隊需要政審才能讓軍嫂過來隨軍,部隊都冇查出來的事兒,怎麼能怪慕課進冇有察覺?”

柳師長:……

為什麼這小丫頭能把不講理的事,說成那麼講理的樣子?

難道這人就不是慕課進帶進部隊的了嗎?他自己就是個軍人,還和特務朝夕相處。什麼事都要組織查,還要他這個當軍官的乾什麼!?

“總之,先看一看調查情況吧。

他是我手底下的兵,如果能保他,我肯定會保。”

夏黎點點頭,“對了,還有一件事想要找你幫忙。

柳叔,你能不能把六連所有人的資訊都給我?”

想了想,她稍微停頓了一下,“通訊連的也給我吧。”

柳師長看了夏黎一眼,不太清楚夏黎想要這份名單做什麼。

不過無論是六連還是通訊連的人,如今大多數都上了烈士名單,就算落到有心之人手裡想要乾什麼,也什麼都做不了。

“好,我去給你調一下他們的檔案。”

夏黎點點頭,和柳師長分彆過後,就去了大會堂。

長達8年的戰爭終於打完。

今天開慶功大會,是個十分值得慶祝的日子,大會堂裡被裝飾了紅綢布花和五顏六色的紙質拉花,看起來十分喜慶。

夏黎道的時候,會場已經坐了好多人。

她找到自己隊伍所在的位置坐下,靜靜的等著表彰大會開始。

旁邊的位置是空的,陸定遠還冇來,夏黎乾脆往旁邊一歪,葛優癱在自己的位置上,百無聊賴。

軍人雖然是個紀律群體,可也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在表彰大會開始之前,有好多人都湊近頭小聲交談。

夏黎耳朵好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周圍人的交談聲就全部傳進她耳朵裡,讓她進行了一場被動八卦的接收。

眾多不同的八卦當中,她把注意力著重放到了她斜後方的那兩個小夥子,壓低聲音的談話上。

方臉小夥低聲音道:“我聽說海軍陸戰團應該要擴充了,到時候肯定會有新團編進去。

你有冇有興趣加入?”

另外一個圓臉小夥小聲道:“當然有,我想去試一試。

這場戰役海軍陸戰隊損失太大,基本上冇剩下什麼人了,能進去的可能性肯定比以往大很多。

而且現在裡麵的官職都空著,未來的路也更廣。

不過我聽到的傳聞是,過段時間部隊會舉行一場武道大比,以此來選拔進入海軍陸戰隊的人。

要是想進去的話,咱們這段時間得好好訓練,否則肯定得讓人比下去。”

……

兩人在那裡小聲討論海軍陸戰隊未來編製的事兒,其實在旁觀者而言,這些話都是在簡單不過的職場討論。

可是他們這話聽到夏黎耳裡,就讓她怎麼聽,怎麼覺得心裡不舒服。

畢竟對方描述的那些“人都快死光了,領導位置空出來許多,進去應該很容易”的大前提,是她在戰場上死去的那些,包括平英俊和藍夏生他們在內的戰友。

尤其是在對方討論犧牲的人留出位置,他們進海軍陸戰隊的機率更大時,更是撩起了夏黎心中的火氣。

她淡漠的視線冷然的瞥過去,拉著一張臉,麵無表情的轉頭看向他們,聲音裡不帶一絲一毫的感情,“要說出去說,彆在這喧嘩。”

聲音壓的極低,恨不得咬耳朵說話的兩人:???

不是,這人有病吧,他倆說話聲音都壓得這麼低了,偷聽他們談話,還說他們喧嘩!?

到底什麼人啊?!

方臉男人冷下臉來,當即就想要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