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潭清 作品

第1章 光有皮相的廢物

    

-

【女頻,反派文!反派文!反派文!簡介已避雷】

————

“六朝會武,首賽第三場,邙北南氏弟子南弦,對戰歸元聖宗內門弟子秦塵!”

南弦在吵鬨聲中睜眼,一陣眩暈心悸讓她不自禁蹙起眉頭。

“你們說,弦仙子和秦塵,誰更厲害?”

“那還用說,定然是弦仙子,她可是覺醒了天穹界唯一的九品金級武魂,可惜我等從未見過她出手,此次六朝會武,算是有眼福了。”

“秦塵也不差,七品紫級武魂,年紀輕輕就有真武境修為。而且,不是有傳言,弦仙子其實……還不如我等普通人?”

“純屬扯淡,你們自己看看,弦仙子像普通人嗎?”

“……”

眾人聞言看去,擂台一頭,奢華的輦轎,層層薄紗間,隱約可見白衣女子斜躺在軟椅上。

素白玉簪豎起滿頭青絲,兩條玉色髮帶順著髮尾垂下與紗幔融作一體。

女子神態疏離冷清,宛若不可觸碰的皎月,當真是生了一副溫柔繾綣的美人麵。

輦轎中,南弦終於回過神來,聽著外界喧囂,再看看前方麵色高傲準備對她出手的青衣男子,眸色一怔。

待消化完原身記憶,更是直歎一句:

小命休矣!!

她是三十世紀最年輕的生物學教授,剛解剖完一隻變異毒蛛,誰想那蜘蛛臨時反撲,對著她腦門吐了一根絲,堅硬如鐵的蛛絲射穿腦門,意識消失前,她似乎還看見了濺在實驗儀器上零碎的腦花。

所以現在算是,穿越?

南弦接受新事物很快,畢竟原世界也有各種奇幻怪異的網文,閒暇時她也會看一看,隻是穿越就穿越,怎得穿越成了一個光有皮相的……

廢物。

冇錯,原身根本不是什麼萬古無一的天才,什麼九品金級武魂,都是假的!

原身南弦,是南家老祖宗為了震懾外族,造出來的假天驕,而那老祖宗,不久前死了。

所以外界包括整個南氏家族,無人知道她是個徹頭徹尾的廢物,一個隻覺醒了三品黃級武魂的廢物。

再看她修為,氣武境,在場隨便來個人都能將他殺了,如何去對抗比她高出整整兩個大境界的真武境秦塵。

南弦苦惱,開局不利。

【叮,大反派係統為你服務!】

【檢測到宿主困境,獎勵新手禮包:無敵卡(半柱香)無敵卡已自動生效】

【檢測到天運之子秦塵(待覺醒),釋出任務:大反派威嚴不容挑釁,阻止秦塵裝逼,擊殺偷襲小人歸元聖宗八長老】

【任務獎勵:壽命一年,魂宗境神獸坐騎:雪鸞】

嗯?!

穿越必備金手指?南弦眸色一亮,但明顯,現在不是關注係統的時候。

前方名叫那秦塵的男子語氣囂張:

“南弦,不過區區三品黃級武魂,看在你我有婚約的份上,認輸,不至於丟了你南氏一族的臉麵。”

台上台下眾人唏噓質疑,南氏弟子更是憤恨的盯著秦塵,高台上,歸元聖宗所在,下方最後的老者起身笑道:

“邙北南氏,哈哈哈,冇想到那位早逝的老祖連自家武修都騙,看來諸位還不知道。那今天,我就告訴你們,南弦,根本冇有覺醒九品金級武魂!她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

南氏作為新晉大族,得以位列頂尖勢力而不受其他勢力針對,可以說與南弦和那位早逝的魂聖境老祖脫不開關係。

一年前老祖死後,南家已經有諸多麻煩,如果南弦還是假天驕,邙北南氏後果可想而知。

議論間,一眾修士朝著輦轎看去,就連南家弟子長老的目光也彙聚在當事人身上,畢竟從未有人見過南弦出手。

視線彙聚處,紗幔被一雙白得過分的手從裡麵輕輕撩開,一根根手指宛如蔥白,指尖還掛著一串純潔無瑕的菩提手持。

素白紗衣曳地長裙,美人玉步輕移。

眾人屏氣,出於對大陸第一天驕的敬仰。

南弦冇有時間跟他們耗,視線移向秦塵,蹙了蹙眉。

那秦塵眸中滿是佔有慾,語氣帶著施捨:

“弦仙子,六朝會武之後,在下會成為歸元聖宗聖子,當履行婚約。但你覺醒三品黃級武魂,做不得聖子正妻,若你同意自甘為妾,我還能護你周全。”

有人小聲議論:

“三品黃級武魂?比我們還廢,不會吧。”

“有跡可循,在座有誰見過南弦出手,堂堂歸元聖宗八長老,還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那些莫須有的事不成?”

“如此說來,這邙北南家穩坐大陸頂尖大族的位置,怕是要動搖了。”

“早該動搖了,要不是十年前傳出南家長女覺醒九品金級武魂,一個新崛起的家族怎麼可能和古族相提並論。”

“……”

最緊張的還屬南家,那些修士所言不無道理,畢竟連他們都未曾瞭解過南弦。

南氏後輩冇有天賦異常絕佳的弟子,單靠一個南弦撐著,南弦如果是假天驕,冇了顧忌,邙北南氏怕是也將被其它勢力毫無顧忌的蠶食。

視線中心的當事人則在把玩著手持,見秦塵身後雷獅武魂咆哮,以及那勢在必得的眼神,溫柔一笑:

“做小?你算什麼東西。”

抬手間,食指指尖朝著空氣輕輕一劃。

砰——

乾脆利落,頭顱落地,秦塵甚至還保持著死前的表情。

她可不是什麼好人。

全場噤聲。

“弦仙子……把秦塵殺了!”

【啊啊啊!!宿主你在做什麼!那是天運之子!】

“南弦小兒,給我乖徒陪葬!”

南弦側身,看著朝她殺來的歸元聖宗八長老麵容不變,依舊淺笑。

“爾敢!”南家家主和諸長老瞬間出手。

南弦的動作卻更快,強大的力量彙聚成一道光刃朝前方斬出。

砰——

擂台上,兩個頭顱遙遙相望。

她就說嘛,她刨過那麼多變異獸和變異人,方纔怎麼冇切到人體脖頸的最薄弱處,果然,還是與原世界有區彆的。

【叮,獎勵已發放,宿主完成首殺,獎勵至尊寶箱一個】

場麵一度安靜。

直到人群中有人小聲道:“歸元聖宗外門八長老好像是有魂王境修為。”

“嘶——,那豈不是說弦仙子……怎麼可能!?”

“南家好大的陣仗!南弦殺我歸元聖宗聖子,殺我宗八長老,爾等可要給我個交代。”歸元聖宗掌門眼神陰翳,秦塵身負大氣運,若非如此,單憑紫級武魂還做不得聖子。

可現在竟然,這麼輕易就被殺了。

初來乍到,南弦還在消化原身記憶,也冇有輕舉妄動,隻是隨手掐了一個法訣揮至半空。

空中凝聚出一麵水鏡,水鏡內,歸元聖宗八長老暗中凝聚神魂,強大隱秘的力量在魂器的遮掩下直逼轎輦中的南弦。

殺招。

點到為止,大人的事交給大人解決。

‘係統,我的雪鸞呢?快溜,要死人了。’

係統:【……】

靜默片刻,四方空間溫度驟降。

“這八長老真不是人啊,如果不是弦仙子天賦卓絕怕是早就死了。可怕可怕,這就是頂尖勢力的對峙嗎?我似乎感到了寒意。”

“彆說了,我也冷……”

“等等,你們看天上,是雪鸞!魂宗境雪鸞!”

眾人被變故吸引,視線放在了高空展翅的白鳥身上,魂宗境妖獸,八品神獸雪鸞!晉級魂聖境隻是時間問題!

魂聖啊。

頓時,勢力間劍拔弩張,隱隱顯肅殺之氣,就連南家眾人也暗自使眼色,欲搶奪捕捉這隻雪鸞。

家族一大底牌。

氣氛凝滯,卻見那雪鸞在空中轉了幾圈,最後停在了南弦身邊,還親昵的低頭蹭了蹭南弦的胳膊。

‘好鳥,冇刨過,不知道身體構造怎麼樣。’

雪鸞身軀一哆嗦,連忙蹲下身放下羽翼。

南弦躍上雪鸞的身,雪鸞再次起飛。

想了想,南弦無視各色目光,看向下方的南家武修,視線最後停在南家家主身上,聲音平淡隨意又帶著些冷意疏離:

“爹,往後不要叫我參加這些比試。”

南天昱(yu)見自家女兒終於肯搭理他了,連堆著笑應聲:

“好好好,弦兒不想參加就不參加了,虐菜冇意思,我們不欺負人。”

上道的老爹。

風起,雪落,雪鸞和南弦消失的無影無蹤。

————

【新人物】

南弦:南家長女(氣武境),武魂心茉莉(三品黃級)

秦塵:歸元聖宗弟子(真武境),武魂雷獅(七品紫級)【已卒】

南天昱:邙北南氏家主(魂宗境),武魂紫龍皇(七品紫級)

【新魂獸】

雪鸞:八品神獸,魂宗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