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潭清 作品

第151章 締丘池,吸光它

    

-

深洞下方不似預想般狹小,反而空曠一望無際,放眼看去,精神力凝聚成的點點星光似漫天星辰,每一顆星辰,都是可以直接吸收的精神力。

天上地下,深邃神秘,星光璀璨,唯一一懸空的路直通星海中央,龐大到似乎在外界觀賞的天上星辰。

所謂締丘池並非一座池子,而是指整個締丘,溢散的精神力彙聚一處,締丘池便像一方儲存締丘國溢散精神力的池子。

通往中央的懸空道路,兩旁皆有守衛,仔細感受,精神力皆在八十多級,唯一一個暗處的強者,精神力等級與她相差不多,91。

數十餘位魂聖境強者,站在此處竟隻是守衛。

黎夜一路走向中央,將前方的人都驅趕到邊緣,自己方纔在道路儘頭的巨大圓台上開始打坐。

“不就一點精神力,摳摳搜搜的。”黎夜吐槽,手中已有了動作,隻見漫天的星辰中散發出縷縷白光,濃鬱到顯形的精神力直接進入黎夜身體。

而南弦,便尾隨黎夜光明正大穿過人群來到這所謂締丘國核心。

果真是得天獨厚的優勢,旁人極儘辛苦所得精神力,在此處,卻能直接吸收。

南弦見黎夜修煉出神,動手在其四周扔下幾張隔絕符籙。至於黎夜的係統,按照係統所言,還查不到修仙界的東西。

“係統,暫時隔絕黎夜與其係統交流。”

【本係統有責任助宿主完成任務,已隔絕,時間,半小時,免費的哦】

南弦瞭然,來到一群守衛中央,未等前方幾人反應,隔空捏碎了幾人神魂。神魂受傷,本應比本體痛苦百倍,可幾人連一聲慘叫都未發出就已殞命。

而南弦拿出精神力球吸收幾人溢散的精神力,卻發現隻有小部分進了精神力球,其餘精神力,一部分憑空消散融入天地,部分凝聚成星光彙入締丘池。

其它人見狀,抱團探查,防禦警惕:“誰!敢擅闖締丘池!出來!”

懼怕,憤怒,一個個卻還是不自覺向後退。整個反須彌境隻有黎平國主才能開啟締丘池,暗中的神秘人究竟是怎麼進來的!

南弦未理會前方氣氛,手拿精神力球有些失望,冇想到殺一個人才得這麼點精神力。

“保護黎公子!我去通知國主!”

隻是未等那人有所動作,忽見前方憑空出現一道道細如髮絲的精神力針,雖小卻蘊藏著極大的力量,刹那間,一根根針穿透身軀,甚至冇有躲閃的機會,一群人儘數殞命。

整個締丘池隻有那精神力達到91級的強者勉強躲過密密麻麻的傷害:

“藏頭露尾宵小之輩,滾出來!”

“領域——”開字還未出聲,身後憑空出現一道冰棱,瞬間穿透其胸膛。

“怎麼…可能……”

南弦手拿精神力球,對一群人的死並未有所情緒,反而注視整個締丘池,淡聲道:

“難怪反須彌境存在悠久,精神力卻冇有減少的一日,原是如此。”

不管是修煉,還是在境內殺人,絕大部分精神力都融入世界,還有小部分被各國攔截供自己修煉,便如締丘的締丘池。

南弦來到黎夜身後,將精神力球拋向高空,踮腳一躍淩空立於精神力球之上。

纖纖玉手翻轉結印,龐大的精神力瞬間席捲整個締丘池,而那些精神力彙聚顯形的星光,在南弦的牽引下儘數朝著上空的精神力球湧去。

底下修煉的黎夜知察覺周圍的精神力突然濃鬱,於是修煉的愈發賣力。

星光彙聚,龐大的精神力朝一處湧來,恍若銀河,又似一朵巨大的白色花朵。

絢爛,震撼,美麗絕倫。

而位於如此龐大精神力中央的南弦,衣衫翻湧,垂至腳踝的白色髮帶隨之飄動,下垂的眼眸冇有一絲波瀾,淡漠,疏離。

清冷似皎月,溫澤如潤玉,二者本是兩種極端,卻在南弦身上相得益彰。

終於,星光暗淡,整個締丘池彷彿都徹底陷入黑暗,直到最後一縷精神力進入精神力球,黎夜終於和係統取得聯絡。

“什麼,有人暗殺!你怎麼不早說!”黎夜突然驚醒起身。

而入眼的卻是昏暗的世界,冇有一絲光亮,唯有黑暗,無儘的黑暗。

“有人吸收了締丘池的精神力!連你也不知道是誰?”南弦看來,黎夜便是在原地自言自語。

南弦拿著精神力球在一旁靜看黎夜來回走動不斷撓頭。

“不對啊,老爹冇打開締丘池,說明凶手很有可能還在締丘池內?那他為什麼不殺我?對對對,搖人,叫老爹。”

片刻後,高空出現一絲亮光,卻立馬消失,隨之降下的是,滿臉怒氣的黎平。

“荒謬!締丘池由我一人控製,怎麼可能有人進入!”

“到底發生了什麼?你細細說來!”

黎夜將所知一切細數說明,最後又補充道:“凶手很有可能還在締丘池內。”

“如果來人當真有那本事,早就在入口開啟的瞬間就出去了。”

“何人有能耐能在我眼皮子底下隨意出入締丘池!”黎平看著漫天昏暗雙手緊攥氣到顫抖,積累了多少年的精神力,一朝化為烏有。

他多希望這一切隻是一個荒唐的夢,但事實擺在眼前,亦冇有一絲異常氣息,無從下手,隻能氣急踱步。

“等等,你說方纔我派來保護你的人被殺你什麼都冇感覺到?”

黎夜點頭:“一點聲音和氣息都冇有,老爹啊,你該不會有什麼仇人,來刺殺我了吧!”

“還好我命大,難道是我長得太帥,放過我了……”

“仇人……”黎平喃喃,似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將手貼在地麵圓台。

嗡——

整個締丘池突然被一股光束掃射,光束所經之地,皆未有異象,直到最後彙聚在圓台,圓台四方竟慢慢顯形出四張淡黃色紙張。

“謔!這是什麼東西!”黎夜上前拿起一張已經失效,紋路消失的普通符紙。

“好啊!果真是她,竟然將手伸到締丘國了……,那就彆怪我不客氣!”黎平緊握符紙,手中符紙在黎平的力道下化作飛灰。

“真是老爹的仇人?”

“這不是你能管的事,我會親自出手,此事保密,切勿泄露出去。”黎平眸光深沉。

“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