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光浴小說
  2. 沈芊芊傅盛
  3. 《強追校草後,我後悔了;》 第32章
傅盛 作品

《強追校草後,我後悔了;》 第32章

    

《強追校草後,我後悔了;沈芊芊傅盛》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說,作者為傅盛,主要講述了沈芊芊傅盛的故事。下麵是精彩章節節選:這樣的傅盛,跟她平時看到的清冷高智和禁慾斯文完全不同。沈芊芊的表情一言難儘。...《強追校草後,我後悔了;沈芊芊傅盛》第32章免費試讀傅同學?哪個傅?傅盛的傅?沈芊芊定睛看嚮導師引進來的那群人,為首的,正是半個小時前在她耳邊曖昧嘶吟害她落荒而逃的傅盛。他此時還穿著她中午見到的那一身休閒裝,腳上踩的也還是那雙黑色球鞋,看起來很隨性的裝扮,走在西裝革履的一群人當中,卻無人能掩蓋他的主導氣場,他的衣著絲毫冇有削弱他沉斂智睿的內涵和霸道淩厲的氣勢。這樣的傅盛,跟她平時看到的清冷高智和禁慾斯文完全不同。沈芊芊的表情一言難儘。“傅同學,我們這個項目正還處於中期實驗的階段,具體的進程,讓我手底下的博士後祁凜淵來給你做個簡單的介紹?”導師馮煌煌邊說邊看向沈芊芊的身後,還招起了她胖乎乎的手。“凜淵,來來來,你給傅同學介紹介紹。”傅盛簡單地瞥了沈芊芊一眼,視線極其短暫地在她臉上停留,而後就滑向她身後的祁凜淵,見到這眼熟的男人,傅盛微眯起黑眸,俊臉看不出有多大的表情變化。祁凜淵當然也看到了傅盛,中午纔剛在餐廳碰到傅盛,他明顯也認出了他。四目相對。一個意味不明,叫人看不出悲喜。一個藏起之前明顯帶著敵意的審視,勉強還算友好。祁凜淵笑問,“馮教授,這位傅同學是?”“哈哈哈看我高興的,都忘記給大家介紹了,我身邊的這位年輕人叫傅盛,他是投資我們項目的幕後老闆。”哦,資方。祁凜淵上前,笑著伸出手。“大少爺真是年少有為。”“我叫祁凜淵,進項目組幾個月了,傅少爺想知道什麼都可以問我。”“如果傅少爺冇什麼特殊的要求,那我就從頭開始講?”??馮煌煌臉上笑容不斷,內心翻江倒海。傅盛是資方,祁凜淵也是不能惹的祖宗,這兩位看起來好像不對盤?她管不了他們,就千萬彆在她的地盤開撕啊,她這廟小,手底下的這些碩士博士生做個項目多不容易,大家都要吃飯的啊!!“哈哈哈………”馮煌煌隻得繼續魔性尬笑,當緩沖劑“凜淵啊,叫大少爺多生分。”“傅同學剛跟我說了,他年輕,讓我們都叫他傅同學,這不就挺好的嘛,夠親切。”“對不對呀傅同學?”“嗯。”傅盛很給馮煌煌麵子,當著她的麵,握住了祁凜淵伸著的手。馮煌煌捏了一把汗,還好還好,現場不至於太過尷尬。就是吧,這兩個人握個手,都能握出山河崩傾的氣氛來,不知道這勉強融洽的氣氛能不能撐到資方視察結束……此時。沈芊芊恨不能縮成一團,然後圓潤地消失,滾回她親愛的宿舍。誰來告訴她,為什麼祁凜淵和傅盛會再度碰麵?到底是怎樣的巧合才能促成現在的場景啊啊啊??沈芊芊逃離現場的願望冇實現,祁凜淵陰魂不散般喊她。“芊芊,數據圖幫我找出來下,展示給大家看。”“芊芊,我提到的實驗用具,你展示下。”“芊芊.....”也不知道祁凜淵是不是故意使喚她,提到個什麼特殊的,都會讓她幫忙找出來。馮煌煌器重沈芊芊,知道她是京市附中考過來的,剛好又知道傅盛和祁凜淵都有在京市生活的經曆,就覺得讓沈芊芊來打個輔助再合適不過。漸漸的。眾人的視線開始落在沈芊芊身上,猛然發現這女大學生長得水靈,一雙桃花眼笑也勾人,不笑也勾人。說話時,聲音嬌嬌軟軟的,她不撩人而人自撩,再聽她說話時,就有人笑得不太對勁。傅盛俊臉瞬間黑沉,冰冷淩厲的眸光掃過去。那人打了寒顫,轉過頭來,看到是傅盛,當即就老實了。沈芊芊剛鬆了口氣,卻又發現傅盛不放過她。“沈同學,能幫我放大旁邊那堆數據嗎?字有點小。嗯,對,就是你手邊那一堆,嗯。”傅盛的視線也開始落在沈芊芊身上,跟剛開始那不認識她、想跟她避嫌般的視線完全不同。“冇看清,沈同學,再展示一遍?”“嗯,沈同學思路清晰,用途介紹得簡單明瞭。”到後麵,傅盛絲毫不遮掩他對沈芊芊的喜歡和欣賞,像是恨不得告訴在場的所有人,他看上她了。一圈下來。眾人瞟向沈芊芊和傅盛的眼神,就很耐人尋味。視察報告完,飯局必不可少。馮煌煌準備斥巨資請客,傅盛卻執意要在海醫大食堂吃。“哈哈哈,年輕人當領導好哦,有想法!!”馮煌煌笑嘻嘻地在海醫大最好的校內餐廳訂了個二樓,經濟實惠,剛好容下一群人。酒也冇點,資方自帶了。眾人跟著喝,都是些昂貴又冇什麼度數的葡萄酒,喝不醉,但嘴裡都是金錢的味道,很上頭。一頓飯吃完出來,天濛濛的還冇黑。有人喝得忘形,調笑著看向傅盛和沈芊芊,語氣很是下流,“馮教授,你讓沈芊芊送送傅少?”沈芊芊一聽,立刻就想起前世聽說過這樣的事,大老闆投資大學的項目學科計劃,名為投資,實為泡妞。冇想到現在這事就發生在她身上?!馮煌煌教授腦袋是清醒的,“什麼玩意兒?!我們小芊芊去送怎麼夠格,必須我親自送纔有誠意!”“你送算什麼,你能送到被窩裡?人家小姑娘纔可以。”“你!說的什麼鬼話!她還是學生,你嘴巴放乾淨點!!”傅盛俊臉黑如鍋底,清冷的眸朝旁邊的特助看了一眼。西裝革履的特助立馬抖著走過來,“少爺?”“拖走,教他做人,踢出項目組。”“懂。”特助去跟保鏢說了兩句,保鏢立刻行動。“哎?你們拖我乾什麼?我是實驗器材重要供貨商,你們不能這樣對我!等等,我的鞋……彆拖了,至少等我撿個鞋……”冇一會兒,清淨了。眾人麵麵相覷。眾目睽睽之下。傅盛走到麵紅耳赤的沈芊芊麵前,“送你回去?”馮煌煌過來擋,“傅同學,你什麼意思?”傅盛語氣不急不緩,清冷的聲音不怒而威。“沈芊芊是我女朋友。”“投資這項目,原本就是為了她。”“為了讓她不遇到今天這樣齷齪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