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光浴小說
  2. 謝泠吳蕭娘
  3. 《吳蕭娘謝泠》 第1章
謝子慎 作品

《吳蕭娘謝泠》 第1章

    

作者“吳蕭娘”所創的《吳蕭娘謝泠》,是一部非常不錯的現言愛戀小說,書中關鍵角色分彆是謝泠吳蕭娘,講述一段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簡介:冷月如鉤,她一雙含情目半顰半怨看過來,婉轉嬌柔,勾魂奪魄。可惜夜色太黑,他駐足站在陰暗處,吳蕭娘瞧不清他的臉。...《吳蕭娘謝泠》第1章免費試讀天冷風清,月隱了大半。吳蕭娘在翠嶂山石後等著,待那人甫一從遊廊走下,她便婀娜著身子,順勢撞進他的懷裡。“謝郎~”這一聲輕嗔轉了十八個彎,含著顫,透著怯,嬌滴滴地幾乎要落下水來,那柔若無骨的柔荑也不安分地撫上了他的胸膛。“謝郎怎麼這麼久纔來?叫我好等。”冷月如鉤,她一雙含情目半顰半怨看過來,婉轉嬌柔,勾魂奪魄。可惜夜色太黑,他駐足站在陰暗處,吳蕭娘瞧不清他的臉。不過料想著,應當是同從前一般僵著身子,紅著臉,半點不敢抬頭看她。吳蕭娘抿著唇偷笑。這借住在吳家的謝三公子哪哪都好,就是太不開竅了些。她明裡暗裡勾搭了這麼多次,荷包香絡子也送了個齊全,回回他都是慌慌張張收下,而後磕絆著話,恭恭敬敬道謝,禮數週全得緊。這樣下去,要什麼時候才勾搭得上手。姨娘薑氏也催她,“哎呦,我的兒。你可得抓緊著些,這是多難得的好時機。謝家高門顯貴,若是攀上了,那可就是麻雀飛上了枝頭,變成鳳凰了。往後在這府裡,咱們娘倆還不是橫著走。”當然最最緊要的還不是這個。吳蕭娘有個隱秘,不叫人知曉。——她原不是這吳府裡的正經姑娘。姨娘薑氏當年懷的孩子早在路上便被吳夫人用一碗紅花湯給灌冇了,後來薑氏被賣,輾轉顛沛,幾經轉手後又不慎懷上了她。這混沌世道,母女倆日子過得艱辛難捱。可巧偶然一個機會,薑氏知曉了吳家主母病逝,一咬牙一跺腳,便領著吳蕭娘上門來尋親。當年的事原就是個糊塗賬,知曉內情的人也都叫吳夫人打發了去。吳崇文不知原委,當真就這麼稀裡糊塗認了下來。但這樣的事遮掩不住。後來吳崇文知曉了內情,勃然大怒,將她們母女倆狠狠打了幾十大板,扔出府去。那時正是隆冬,深冬臘月的天,地上的積雪都有幾尺餘深。她和薑氏皆熬不過,嗚呼去了命。這好不容易重活一世,是無論如何也不能重蹈覆轍,再任人宰割了。她得為自己謀劃。吳蕭娘心裡的算盤打得響,這眼下,謝家三郎不就是上天送到她麵前來的好機會?謝家高門貴戶,勳爵人家。若是她嫁過去,有著夫家庇護,縱是吳家往後知曉了她的身世,也奈何不得她們母女如何。這樣的主意,便是不知曉前世命運的薑氏也是讚同的,隻是她提醒吳蕭娘,“你勾搭便勾搭,可彆勾搭錯了人。”時下江州起了旱災,定遠侯府謝家受皇命來江州賑災,暫宿在遠房親戚吳家。與謝家三郎同行的,還有他的兄長謝泠。“這謝泠可是個了不得的。”薑氏道:“謝家老侯爺早逝,謝府一門顯貴都叫這謝泠撐著,年紀輕輕便襲了定遠侯的爵位。聽說,還與平陽公主定了親。”那便是她們招惹不起的人物。吳蕭娘記在心上,平日裡那荷包香絡子隻往那謝三郎跟前送。好在那謝三郎雖然有些木訥,不解風情,卻禁不住她時常撩撥,終是動了春心。昨日她親眼見著他躲在四下無人處,將自己送他的荷包小心繫在了腰間。是以今日吳蕭娘才壯著膽子讓丫鬟采雁約他出來。此時此地此間夜,花前月下,樹影朦朧,正是互訴衷腸的好時辰。“我送你的荷包,你可喜不喜歡?”她踮著腳,幾乎整個人趴在了他的身上,聲酥骨軟,吐氣如蘭,恨不能使出渾身解數來勾引他。謝泠不妨今日路過園子會叫人纏上。他垂眸看她,慣來冷漠的眼掩在沉沉夜色裡,不動聲色。吳蕭娘隻以為他是害羞不敢動,實在氣不過,翹著蘭花指輕戳了他胸膛一下,也是嬌嗔的語氣,“不解風情,活脫脫個呆子。”呆子歸呆子。人還得接著勾。那不安分的手接著往下移,她觸到他腰間那雕金墜玉的腰帶,輕啟著唇,慢慢遊移。“我從前有個乳名,叫楊柳兒。”她嗓音婉轉,如鶯囀啼,“謝郎,這個名兒我隻告訴你一個,你可不許告訴旁人。”倏然,一隻手按住她作亂的柔荑。吳蕭娘不解抬眸看來,夜色朦朧,她看不見麵前郎君的神情,隻聽得他倏地笑了笑,反問一聲,“楊柳兒?”他的嗓音沉邃清冽,如擊玉石,卻叫吳蕭娘一瞬間駭白了臉,如遭雷殛。這不是謝三郎!吳蕭娘立即自他懷裡退出來,一撚細細的柳腰輕旋而過,堪堪擦過他的指。卻又因慌亂無措,腳下一崴,重新摔回郎君身上。溫香暖玉抱了個滿懷。那一抹盈盈的纖腰再次跌落進他懷裡,擦過他的指。柔若無骨,一晃即逝。姑娘手忙腳亂地推開他。她慌得眼睫亂顫,再不敢遲疑,提著裙,踉蹌著身子,幾乎是落荒而逃。丫鬟采雁還候在園子外頭,遙遙見她家姑娘慌亂跑來,連忙迎上去,“姑娘怎麼了?”她以為自己姑娘受了委屈,當即怒沖沖道:“是不是那謝家三郎欺負你了?”她還作勢要去園子裡找他算賬,叫吳蕭娘一把拉住。來不及解釋,她扯著采雁逃回小繡閣,掩上門,才後怕地拍拍胸脯。采雁好奇問,“姑娘,你見著鬼了?”不提還好,一提吳蕭娘一肚子打不來的氣,叉著腰,提著采雁耳朵問她,“我讓你把信箋悄悄給謝三郎,你給誰了?”“奴婢是塞到謝三郎的窗子裡了呀!”采雁疼得齜牙咧嘴,滿腹委屈。吳蕭娘再問,“那園子裡來的是誰,你可瞧見了?”采雁心虛的眼睛打轉,低低嘟囔出聲,“冇……那園子裡烏漆嘛黑的,哪瞧得清人呀……”她同吳蕭娘一樣,遠遠瞧見個人影,就誤以為是謝三郎前來赴約。兩主仆算是糊塗到一塊兒去了。“完了完了……”吳蕭娘癱坐在圓凳上,耷拉著臉,喃喃自語,“這不是謝三郎,那會是誰呢?”她心慌意亂,絞著手裡的帕子,“若是叫人知道了,可如何是好。”采雁倒是難得心思玲瓏一回,湊上前來安慰,“姑娘不必擔心。那園子裡那麼黑,你冇瞧見他生得什麼模樣,那他也定瞧不見你。”說的正是呢!吳蕭娘當即眼眸一亮,又聽采雁問,“姑娘可冇自個兒泄露了身份吧?”吳蕭娘沉下心來,細想了想,“倒是冇有,我隻跟他說了,我叫楊柳兒。”那是她曾經在青州的名,江州除了姨娘,無人知道。這提著的一顆心,纔算是晃晃悠悠落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