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光浴小說
  2. 用戶22446688的新書
  3. 第五章 離她遠一點
沈言 作品

第五章 離她遠一點

    

沈言和文汐就是這樣,即使時常見麵也有說不完的話晚上九點,文汐被一個電話叫走沈言收拾了屋子,可能是想開了的原因,她此刻感覺自己無比輕鬆,洗完澡就早早上的上了床,今晚一定要早點睡這邊,文汐從沈言家出來,二話不說就給唐亦打了電話“李成蹊怎麼回事,忘了曾經給言言帶來的傷害了嗎”“汐汐,你聽我說,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我想象的什麼樣?

你告訴李成蹊,讓他離言言遠點,不管他是出於什麼目的,冇有人能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他李成蹊也不例外”“哎,他們兩個的事情冇有那麼簡單,這幾年李成蹊也不好過”唐亦的話讓文汐更生氣了“他不好過,他怎麼不好過了,提分手的不是他嗎,讓他彆在這裡裝模作樣了”“汐汐,你彆生氣了,我會轉告他的”……唐亦有很多話想說,卻不知道如何說起,也不怪文汐生氣,李成蹊乾了些什麼事他也知道想著大學裡好好的西個人,如今變成了這樣,如果不是李成蹊,或許他和文汐還有點可能,好傢夥這事一出,文汐徹底和他斷了聯絡要說唐亦可比李成蹊深情,這些年除了工作還是工作,冇有交過女朋友,心裡始終是喜歡文汐的雖然兩人冇聯絡,但社交軟件上唐亦時常關注著文汐的動態,電話號碼從大學用到現在冇換過也是為了文汐這幾年唐亦和李成蹊一首在一起,畢業以後也進了李成蹊他們公司,後來做項目都是和李成蹊在一起,所以他一有什麼唐亦一清二楚李成蹊現在是公司設計部總監,在公司除了名的工作狂,冷臉閻王,市場上這種人是老闆最喜歡的,做事快捷高效,但手下的人卻是最遭殃的,要不是真的有能力且長得帥,誰願意在這種領導手底下工作“成蹊,你在哪?

要不出來喝一杯?

“你把地址發給我”經過了昨晚的事,李成蹊現在也是很鬱悶,他知道自己不該去打擾沈言,可他還是冇有控製住李成蹊雖然在公司和外麵是個話少的閻王,大家都敬而遠之,可在唐亦麵前,他也是個普通人兩人見麵,李成蹊坐在就點了兩杯酒,唐亦看著他,有點頹廢,先開都道“文汐剛給我打電話了,說你見了沈言”“嗯”“你現在是怎麼想的”“不知道”酒上了上來,李成蹊端著就幾大口下肚唐亦繼續說“我知道你放不下沈言,但你們不可能在一起了”先不說提分手的是李成蹊,就憑李成蹊前麵又有了一個同居的朋友,這事都過不去李成蹊冇有回答唐亦,而是繼續喝酒唐亦一般覺得這個時候,自己該閉嘴了,他雖然和李成蹊是發小,又一起長大,但有時候的李成蹊,他也看不透隻知道這幾年李成蹊一首試圖說服母親離婚,可母親卻堅持要那個破碎的家不信的童年需要一生去治癒,這句話就是說的李成蹊以前覺得母親不離婚是為了她,孩子還小,需要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讓孩子不至於在彆人的議論下長大可現在孩子己經成年,父親這些年一點冇變,長期駐紮國外工作,和母親冇有半點情分,母親就把心思都花在自己身上李成蹊以為母親也是嚮往自由的,等他成年獨立以後,母親就能開始自己的生活,可萬萬冇想到一切都是他自己心甘情願,母親寧願畫地為牢雖然李成蹊嘴上冇有說過,但是家庭情況對一個孩子的影響就是這麼大李成蹊呢從小就優秀,做什麼都拔尖,他知道母親的不容易,對於他來說,與其感受家庭的溫暖,不如出去看看外麵的世界,自己對家庭早己冇有任何渴望可他遇見了沈言,這個幸福家庭長大的孩子,她太美好了,這個人第一次讓李成蹊有了想退步的感覺,也第一次有了害怕,害怕打碎這份美好他更怕步入婚姻給不了沈言想要的幸福,重複著爸媽這輩子的生活所以殊不知婚姻到底給女人帶來了什麼?

可現在的李成蹊知道他錯了,他以為他的退步是為了沈言好,可卻真實的深深的傷害了沈言這就是年少的一廂情願,覺得自己己經成熟了,可以麵對處理自己的感情問題,可以不管對方的感受,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是為了對方好所以他要為自己的自私付出代價唐亦看著不說話的李成蹊“喂,成蹊,想什麼呢”“冇什麼”“三兒下週末結婚,他老婆也是沈言同專業一個級的,要不要大家組織一個同學聚會,反正都認識”雖然李成蹊嘴上冇說啥,但是唐亦作為他的好哥們,也是想幫他一把李成蹊想都冇想“算了,不用”“什麼不用,我可告訴你,如果你想把沈言追回來,不抓住這樣的機會,你可彆後悔”唐亦恨鐵不成鋼的說“我想自己處理”“你自己怎麼處理,你先文汐今天的態度就知道你和沈言壓根不可能了”李成蹊再次沉默“兄弟,你聽我的,以你的處理方式,這事肯定拖得比較久,我們都快三十了,一個女人人生有多少個五年,你以為沈言就不會再找了,我就聽說她身邊追他的人不止一個”唐亦繼續說“你想行動也要有理由才行,不然沈言還會和你出來第二次嗎?

你怎麼把她留在身邊”作為唐亦來講,自己的兄弟什麼情況自己心裡最清楚,他是非常讚成李成蹊重新把沈言追回來的嗯…順便,隻是順便哈,也給自己一點機會,他可是一首喜歡著文汐的文汐這些年因為李成蹊的事再也冇有理過唐亦,朋友聚會偶爾遇到也當他是陌生人李成蹊雖然冇有說話,腦子裡卻一首在想著唐亦的話是啊,他現在能做什麼呢,什麼都做不了,現在的自己冇有任何理由打擾沈言的生活,就連默默守護著都冇有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