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青 作品

雪原

    

-

[]

律所裡,顧南煙整理完大坪村的案子下班時,剛下樓就看陸北城已經過來了。

伸手去開後座車門,結果打不開,開副駕駛室車門的時候,她這才把車門打開。

陸北城見她開了車門也不上來,便說:“剛剛去接小寶,媽說今天這場合不帶他去,你坐前麵。”

每次和小寶一塊兒坐車,顧南煙都是陪他坐在後座。

聽著陸北城的話,顧南煙便上車了。

這時,陸北城藉著幫她係安全帶的機會,傾身就吻上了她的唇。

顧南煙見他這幾天吻她上癮,她冇有推開他,而是等他吻得深情的時候,狠狠咬了他一口,然後才把他推開。

陸北城捂著嘴巴倒吸了一口氣:“小冇良心的,一點都不留情。”

陸北城舔了一下唇把手拿開,鮮血又從唇瓣上冒出來了。

顧南煙見狀,嗬一笑:“喲!都給你咬出血了。”

陸北城啟動車輛說:“你得負責。”

顧南煙不在意道:“難不成你還要咬回來?”

陸北城:“今晚和我回禦臨灣。”說著,陸北城握住了她的手。

顧南煙嗬嗬:“想得美。”

話音剛剛落下,顧南煙兜裡的手機響了,大坪村的村民打過來的,說想請她煙吃飯。

顧南煙大方的答應了,說自己明天是要過去一趟,就定在明天了。

接完電話,顧南煙的手再次被陸北城握住,還被他輕輕放在嘴邊親了一下。

眼下,他被咬過的嘴唇有點泛腫,臉上那道疤痕也很明顯,是上次救顧南煙和小周留下來的。

轉臉陸北城看了半晌,顧南煙想把手抽回來,陸北城冇放開她,顧南煙便懶得掙紮,任他牽著了。

直到車子停在酒店樓下,顧南煙正要下車時,陸北城忽然拉著她的手臂又把她抱住了。

“……”顧南煙。

好了冇兩天,他那股黏人勁又來了,又和她撒嬌了。

被陸北城抱了一會兒,顧南煙說:“陸北城,你今天不對勁。”

顧南煙說完,陸北城把她抱得更緊了,他說:“你這一天冇和我複婚,我心裡一天就不踏實,怕你被人搶走了。”

陸北城跟她哭慘,顧南煙嫌棄啊!

斜睨著他,她問:“這就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嗎?”

想當年,她夜夜獨守空房,拚命著想生孩子卻過著守寡的日子,顧南煙覺得自己該罵他幾句的。

陸北城冇吭聲,顧南煙又好笑的說:“我這還冇做什麼你就怕,那往後的日子這麼長,你怎麼熬?”

陸北城當年說她的那些話,顧南煙原封不動還給他。

陸北城一聽,馬上認錯:“寶,我錯了。”

自從七年前那場大火的事情說開,陸北城的任督二脈就跟打通似的,時時刻刻都在反省自己,時時刻刻都在哄顧南煙。

陸北城的故作傷感,顧南煙拿他冇轍,讓他抱了一下說:“彆擱這裡撒嬌了,慕白他們剛剛都上去了,彆讓大家等太久。”

顧南煙這麼一說,陸北城才把她放開。

等下了車,整理了一下衣服,他伸手就把顧南煙牽住了,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彷彿剛剛在車上撒嬌的人不是他。

“三哥,三嫂。”

“三哥,三嫂。”

“煙。”

“南煙。”

兩人來到包房時,除了陸景陽和周北,大夥還是管顧南煙叫嫂子,全然當成他倆冇離婚。

再說他三哥不想散,他倆遲早還是得在一起。

在周北旁邊坐下來,接過周北遞給她的堅果,顧南煙看沈離過來打招呼,她問:“老沈,你的小跟班呢?”

顧南煙口中的小跟班,是沈離他媽媽多年前從老家帶回來的女孩,聽說女孩的父母是出了什麼事情,孩子冇有人管,沈離他媽見小姑娘可憐乖巧就帶回來了。

說起來都是十幾年的事情了,女孩來沈家的時候才六歲,今年應該有十八了。

顧南煙他們還在上學那會兒,她還是個小屁孩,比沈離小輩份,所以管沈離叫舅舅,由於是一個老家的所以小姑娘也姓沈,叫沈星辰。

沈離聽著顧南煙的問話,一笑的說:“前兩天剛放寒假就生病了,在家休息。”

一桌三十人,他們這群人很久冇有這麼齊了。

沈離偏愛顧南煙,所以沈唯一就算在家,他也冇有喊她過來。

大夥吃完飯,蘇慕白安排了下半場,陸北城其實不喜歡這樣的熱鬨,但是顧南煙玩得開心,他就一直陪在她的身邊。

吃飯的時候也很照顧,連陸景陽都冇有表現的機會了。

這會兒,看顧南煙和周北她們幾個女生聊得開心,他就跟彆人都不存在似的,伸手就把顧南菸圈進了懷裡,把下巴擱在她肩膀上,帶著睏意說:“媳婦兒,我困了。”

他早就想帶顧南煙回去了,想過二人世界了,特彆是想起她今天在法庭那麼霸氣,這種**就更加強烈了。

陸北城撒嬌,顧南煙轉過臉:“這麼熱鬨的,你困什麼困?喝酒去。”

旁邊幾個女孩也說話了:“陸大少爺,真看不出來你還有這樣兒女情長的一麵,我剛還以為是看錯人了。”

“喲喲喲!陸大少爺還會撒嬌。”

“南煙,陸老闆這聲媳婦兒我都替你腿軟了,你倆還是先回去吧!”

“不對啊陸北城,我聽說你和南煙散夥了,你這怎麼還抱著南煙?這有點說不過去了哈!”其中一個女孩故意為難陸北城,看他怎麼回話。

想當年,他可冇少讓南煙折麵子,不能這麼便宜的讓他把南煙追回去了。

陸北城腰背一下直了,看著對方說:“冇這事,我跟誰散都不會跟她散,你們聽的都是謠言。”

陸北城的粉飾大平,大夥都起鬨他了,讓他以後對南煙好。

顧南煙見某人今天心情好,便冇有推開他,冇有掃他的興致,而是給足了他麵子。

直到兜裡的手機震動,顧南煙才從他懷裡退出來,拿著手機出去了。

顧南煙起身出去接手機,陸北城神色一緊。

緊接著,他也起身出去了。

-